【Vet interview】臺大 蔡沛學 老師專訪

  • 0

【Vet interview】臺大 蔡沛學 老師專訪

IVSA Taiwan學術部 撰文:魏妤亘/校稿:紀承宏

「我是一個喜歡挑戰的人,這也是我這一路上可以看見那麼多風景的原因。」

現任教於國立臺灣大學獸醫學系,學士學位畢業於國立中興大學獸醫學系,研究所遠赴荷蘭烏特列支大學 (Utrecht University)攻讀生化與細胞生物學系博士。目前於國立臺灣大學設有繁殖生理與細胞生物學研究室,研究領域以繁殖生理、细胞生物學、细胞膜蛋白與囊泡傳輸機制為主。

「因為剛好考到,所以就來念了。」

會選擇獸醫系,其實並沒有甚麼偉大的志業。一切甚至可以說是誤打誤撞!然而,幸運的是,過程中發覺自己也喜歡這行業所做的事情──就這樣慢慢一路走到現在;可能有些學生和我一樣,並不是在進來這個科系之前就決定好未來要走的路。我認為沒有關係,但是,你一定要勇於嘗試!

大一,既然千辛萬苦考進大學,就大肆地玩一會兒吧!盡量地玩到飽、玩到膩;大二下或是大三,玩得差不多了,就該開始去嘗試這塊領域內的東西──尋找自己喜愛的、不喜愛的工作有哪些。甚至可以利用空暇時間,進老師們的實驗室了解研究工作。大四大五的你們,將有很長一段時間要待在臨床學習,卻很少有機會去接觸一些基礎研究,這其實是非常可惜的。

以自身經歷來說,在大二下大三時,我為了賺工讀錢去應徵了掃狗舍的工作,因緣際會接觸到一間繁殖障礙的實驗室。當然,我的工讀工作和研究室內所進行的實驗並沒有太大關聯;然而,當我在一旁休息時,好奇心會驅使我去注意學長姐的動作,並觀察他們到底在做甚麼──這是我首次接觸與獸醫相關的研究工作,現在回憶起來,後來選擇走研究領域與這個看似不甚重要的經驗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最聰明的人就應該要做研究!」

猶記那間實驗室的指導教授總是叨著這麼一句話:「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應該要做研究。」或許是被自己骨子裡的自信心影響,當時的我覺得自己還算聰明,應該可以做研究──也許真的被他洗腦了──而至今我仍舊認為,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一定要做研究,不做研究可惜了他們的腦袋。因此,我總是在課堂中鼓勵學生們有空就來實驗室看一看、玩一玩,也許你會因而發覺自己對研究的興趣,抑或更堅定了要走臨床獸醫師的決心──兩者皆為值得的選擇。

老實說,我並不是一開始就堅定要走研究這條路。最初,我認為臨床更有趣──因為得到回饋的速度很快,例如狗狗對你搖搖尾巴,強大的成就感會立即升起。然而,做研究卻不然;做研究必須耐得住寂寞與時間的考驗,因為必須等上一段時間才有相對應的回饋出現,有時甚至等不到心中殷切期待的結果。

但是,做研究其實也有它的成就感在!例如當你讓眼前這些細胞發光了,那一刻,你會覺得研究著實是一件美妙至極的事,甚或因此愛上細胞的奧妙與可愛。

「我深深著迷於不間斷的挑戰!」

讓我真正下定決心踏上研究之路的首項原因在於──「挑戰」。研究對我來說挑戰性更大,因我本身不是一個喜歡安逸生活的人,我喜歡,甚至著迷於生活中隨時隨地迸出新挑戰。

臨床不是不會面臨挑戰,但其挑戰與研究有甚大的差異。舉例來說,今天若開了一家動物醫院,我相信剛開業的頭一兩年,所有事情都是新的──我們要自己動手做,絕對非常有挑戰性。然而,隨著時間過去,各項工作開始上手後,生活會變得相對穩定,卻也非常平淡。臨床著重在經驗與技術,而這些特質隨著時間亦能夠慢慢補足,因此,我更愛挑戰程度永不減低的研究。

研究的挑戰即在於──它會不斷訓練並且強化你的邏輯思考。

每一次的失敗,都可以視為一次全新的挑戰,過程中,絞盡腦汁思索如何取得預期的結果是必須的。設立停損點、決定何時需要轉彎,找第二條路繼續相關實驗也是經常遇到的難題。「Thinking」是做研究最重要的特質,但它不但難教更是難學,因此,這同時是做研究一大挑戰所在,而我喜歡這種挑戰!

「我想解決未來會發生的問題而不只當下所看見的難題。」

我決定選擇研究之路的第二個原因在於──我想從根本解決問題。

欲得到造成疾病的問題根本,由研究著手才可能找出並完全解決。臨床與研究的差異在乎,臨床解決的,乃眼前所見、當下正在發生的問題;然而,研究則是嘗試解決未來可能發生的問題。以貓來說,牠有非常多腎臟相關的疾病;假設我今天是一個臨床獸醫師,一隻有腎臟疾病的貓走進我的診所,我所能做的,不外乎減緩牠的症狀。臨床獸醫師能夠解決的是症狀,卻無法提供解決疾病根本的辦法,而這就是研究的目的。

研究,雖然無法幫眼前受苦的貓解決問題,卻能夠得知疾病發生的根本原因,並預防日後千千百百隻貓的腎臟疾病。臨床和研究對於解決問題可發揮之影響力層面完全不同。臨床,解決的問題在一隻、兩隻、三隻動物,然而,研究,解決的問題卻可以是一大群動物。嘗試把這些疾病從某種動物身上完全拔除,更是實驗家們莫不致力於研究領域的主因。研究在同一問題上所花的時間會比臨床多更多,然而,所得之效果亦比臨床大上許多!同時,影響範圍還會施及尚未出生的生命……。

「做研究最美好的優點莫過於陪伴家人。」

除此之外,做研究還有一個好處──時間拿捏得比較彈性、生活品質佳。

無論開業獸醫師或是待在大動物醫院輪班的臨床獸醫師們,時間安排都必須以患者為主;因此普通人休息的周休二日,往往是最忙的時候,更遑論放長假。年輕的時候,一個人忙著忙著感覺並不深刻──但有了家庭又是另一回事,會想花時間陪陪孩子和家人乃人之天性。做研究的話,只要時間管理得當,周末也都能夠有時間陪家人出去走走,這算是研究最美好的優點吧!

「孩子們,記住,野心大,著眼專,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走研究這條路並不容易,但一路上,我走得甘之如飴。當然,臨床亦非一條平緩易走的道路,它也有其挑戰所在;但,我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研究的價值。

在選擇好自己的路以前,勇敢去嘗試每一條路,然後找出最適合自己的那一個方向,絕對不要畏懼任何挑戰,為自己勇敢去嘗試所有自己想嘗試的東西。嘗試過後,有些人或許適合研究、有些人或許喜歡穩定的生活一點,適合臨床,這都沒關係,但一定要找到自己的路。若有那麼一天,你決定走小動物心臟外科,那你就要告訴自己──成為小動物心臟外科最強的人。野心要大,著眼要專。作為一個獸醫,很難包山包海全部都會,所以選擇了一條路,就讓自己變成這條路上最耀眼的一顆星。

另外,很多人曾問為何我不繼續待在國外,卻選擇回來台灣。當時博士後專案告一段落,一直以來,我也想走學術界的制度,從助理教授慢慢往教授升上去。恰逢當時台大教授繁殖障礙的老師退休,有一個急缺,繁殖障礙又屬冷門科目,因此找上我。

來台大前,日本已有大學欲聘用我,但轉念一想,既然台灣也有機會,畢竟這是自己的家鄉,不如回台灣吧!沒有任何偉大的祖國抱負,回國的契機純屬緣分,其實人生不需要想太多,學會隨遇而安,誰知道這是不是老天爺賜我的禮物。回台灣後,我的生活亦增添不少新挑戰,學著從無到有建立自己的實驗室。最多的挑戰,大都來自於學生,有教導上的,也有相處上的,甚至有情緒管理上的挑戰,這些我都還在學習,學生們也在幫助我成長。

最後,期望我自身的經驗,能夠給予仍在尋找自己志趣的學生們一些想法,同時,也順便讓大家對於基礎研究產生一些興趣。希望你們記住,做哪一種獸醫師都不重要,但是要選喜歡的走,然後野心要大,著眼要專,期許未來看見你們為獸醫界帶來不凡的貢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