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t issue】採訪:李旭薰老師

  • 1

【Vet issue】採訪:李旭薰老師

文/ 許荻萩

記得大一上,曾上過一堂課,獸醫學概論,在堂課中,初次見到李旭薰老師,也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與大動物獸醫師有所接觸,短短兩堂課中,他用他豐富的看診經驗,深深吸引我們的注意,原來大動物獸醫師,是如此的辛苦卻又有趣。

「你們知道嗎,獸醫系必修的180學分,我就被當掉了5、60學分」

有哪一位老師,能向李教授這樣的敢做敢當呢?高中時期的李老師也與我們大多數人一樣,對未來沒有肯定的藍圖,單純的覺得每樣事物都很有趣,在一連串的志願下,最後命運幫他決定了獸醫系這條路。考上獸醫系後的老師,在獸醫系這麼多出路的面前猶豫且迷惘,那時候的李老師,甚至是一味的享受著大學生活,在大二大三時被當掉超過一半的科目,這在一般人的眼中真的很糟,但在大四大五時,老師下定決心開始認真念書,也是在這個時候,大致決定大動物獸醫師的未來,相信念獸醫系的許多人都有讀過幾米•哈利大地系列套書,李老師也不例外,憑這對這套書的嚮往,努力補回玩過頭的兩年,畢業後仍待在學校實習了半年,在現場作實習與進修,這時候的老師深深的感受到,只在國內這小小的地方學習是不夠的。

「進入大動物獸醫師,常常要熬個十年,才有自己的市場與人脈。」

為什麼這樣是不夠的呢?這其實便要說到台灣的大動物獸醫師生態了。以現在來說,台灣的大動物獸醫師還是處於不飽和狀態,醫療的動物主要為牛,因為牛的產值最高,也是台灣酪農業最主要的經濟動物;其中還有鹿,雖然鹿的產值極高,但市場較為封閉,不是一般獸醫師可以輕易進入的市場;而我們所熟知的羊,經濟產值不如牛的高,地位不如牛,所以一般羊隻生病,並不會特意請獸醫師來看診;而馬的部分在台灣並不發達,現今只有兩位修馬蹄的獸醫師。進入大動物獸醫師的途徑,大部分都是跟老獸醫師學習,但大學畢業的獸醫師其實說真的有的也只是那一張獸醫師執照而已,那一張執照並不能帶來酪農對你的信任,因此,通常都是跟著老獸醫師去出診與學習或是去當駐場獸醫師,但要成為一位酪農所信任的獸醫師,通常就要耗費十年的光陰,最無法保證的是,老獸醫師的技術是否能跟得上時代科技醫療的進步,你也可能失去了進步的空間,無法跟上時代的演變。當時剛入行的老師便很沮喪,主要就是酪農對他的不信任,而決定出國進修。因此晚上去當屠檢獸醫師,白天去學日文,為出國而準備。同時,老師也經歷了公務獸醫師的路程,對老師來說,公務獸醫師並沒有不好,只是性質不同,雖然公務獸醫師較沒有挑戰性,但相對的時間也較為固定與自由。老師選擇的國家是日本,老師總是一語帶過中間的準備過程,說的很簡單似的,但其實不難聽出老師其實費了很多的心力,甚至為了尋找出國的門路,硬著頭皮去拜訪素不相識的有名教授,期間的努力,是不容小覷的。

「我想出國帶給我最重要的改變,是態度。」

在日本,學習風氣與台灣截然不同,從老師的口中,我們得以一窺國外的月亮。在日本的博士班,不是很要求論文的數量,而是要求完整的研究、獨立自主的思考與研究方式,若在日本四年下來沒有畢業,指導教授反而感到羞恥,這與台灣要求達到論文數量而拉長時間,甚至留下來幫老師的風氣截然不同。老師覺得,一趟國外的學習,學到最多的不只是知識,更重要的是它所帶來的觀念,日本的思考方式與學習方式與台灣真的有很大的不同,這也是他這趟學習中最大的收穫。

「我聽取了老教授的建議,一面教書一面接case,利用帶學生親自出診,從學校培養大動物獸醫師的新血。」

歸國的李老師,在找工作方面是絕對沒有困難的,台灣現今大動物獸醫師的數量就已不足,一個禮拜幾乎5~6天都在工作,幾乎是一有電話就要趕過去,工作時間並不固定,真的是一分力一分錢,薪水絕對並不少,但若不接工作,就絕不會有錢。但老師還是聽取了老教授的建議,回到獸醫師的根本—–學校,帶領新血。當時台灣四所獸醫系,卻只剩一位大動物獸醫師會帶學生出診,親自到現場做看診的動作,相對於全職的大動物獸醫師,當教授的薪水較少,但李老師仍然願意回到學校來帶學生,屏科可以請到這麼一位好老師,真的是屏科的福氣。

「其實現在國外很多都大動物診療中心的體制,讓大動物獸醫師不用在花那麼多的時間去適應職場,但相對的競爭也會更激烈。」

深談後便發現,小動物與大動物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大家都說大動物很累,但其實小動物獸醫師在有工作時也還是必須出診,你若不忙那才是不景氣。再說到大動物獸醫師入門時,老師特別提到了大動物診療中心的事情,那是現在國外像日本與美國都有的一個制度,就是在各地區設置大動物診療中心,酪農可以從此管道聯絡獸醫師,就比較不會有入門十年的問題,但競爭仍然存在,當你的醫術不夠好時,相對的就會被淘汰掉,整體來說,對產業是公平的。

「不要怕失敗,大不了就去開麵店吧~~!!」

在這一場訪談中,李旭薰老師展現了他那勇往直前的個性,他覺得現在好多學生都怕失敗而不敢做,但我們身為學生,有這麼多的時間,像他當時大二大三,延畢補回被當掉的學分。我們還年輕,不要怕東怕西的,在真正盡力之前,都不要想自己失敗,就算很辛苦,那也是會度過的,心胸放開些,有理想是件很棒的事,但不要達步道就退縮,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的。永遠都沒有太晚,只要想要都可以辦的到的,大不了失敗了,就去擺麵攤吧!!


1 Comment

鄭婷文

2015-09-17 at 3:00 下午

很有幫助O(∩_∩)O

發表迴響